“亚洲人大奖”伦敦颁奖 ?李小龙遗孀出席 > 阿沛?阿旺晋美同志逝世

德诺贝尔文学奖作家 被批反犹

2020/09/08 12:34:58  点击:[]

【新唐人2012年4月6日讯】(中央社记者林琳柏林特稿)199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葛拉斯(Guenter Grass)是位争议性作家,他的作品反映社会现象和个人政治观点常遭批判.他最近发表的新诗被认为“反犹太”,又遭到围剿. 葛拉斯诗作“必须说出口”(Was gesagt werden muss)4日在“南德日报”(Sueddeutsche Zeitung)见报,立刻遭到政界、学界和媒体批评. 一些犹太组织的负责人指出,葛拉斯视以色列为和平的威胁,故意忽略以色列所受到的生存威胁,充满反犹太的偏见. 以色列总理尼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对葛拉斯严词批判,认为他把以色列与否认犹太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遭大屠杀、且矢言将摧毁以色列的伊朗相提并论,是道德上的耻辱. 德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波兰兹(Ruprecht Polenz)认为,葛拉斯是了不起的作家,可是他漫谈政治总会出差错,因为常常情况不明. 德国政界人士多半不认同葛拉斯的论点,不过,对于作家引发风波,多保持低调,不做评论. 葛拉斯目前的境况几乎可用四面楚歌形容.唯一出言相挺的是柏林艺术学院院长史泰克(Klaus Staeck).他指出,葛拉斯应该被允许表达他要说的,不应被批判成以色列的敌人. 葛拉斯这首诗一开始就表明,他是借着这首诗打破德国社会禁忌.“为何我一直不出声,保持缄默太久了,对于非常明显的事”. 由于二次大战间纳粹政权杀戮犹太人是德国历史上最不堪回首的一页,关于犹太人的讨论几乎是德国社会的禁忌.葛拉斯表示,他不能接受一般人把对以色列的批评视为“反犹太”. 除了对以色列提出直接的批评,葛拉斯也批判德国提供潜艇给以色列.针对这一点,德国笔会主席史卓瑟(Johano Strasser)倒是支持葛拉斯. 他向媒体表示,他也反对德国出售武器给以色列,因为德国对以色列的军售会让人们认为以色列与伊朗终究会开战. 但是,也有德国历史学家认为,从葛拉斯的诗中看出,他对以色列受到的威胁并不清楚,甚至有意淡化伊朗建立核武的危险性. 犹太裔的历史学家伍福松(Michael Wolffsohn)在接受德国媒体访问时指出,葛拉斯把伊朗总统的出言威胁认作“放言高谈”,事实上,历史证明许多威胁并非只是“放言高谈”.希特勒就是一个例子. 伍福松也攻击葛拉斯个人的背景,指出在二次大战末期,当时17岁的葛拉斯曾经加入德军. 对于所有的攻讦,葛拉斯5日晚间终于在电视上公开反驳.他说,他感觉被误解,而这些攻击的言词是对他的大举征伐,对他的名誉造成恒久的损伤. 其实自1959年“锡鼓”(Die Blechtrommel)出版以来,葛拉斯的作品常常引发批判.1927年葛拉斯在当年还是德领土但泽(Danzig)出生.第2次世界大战结束,但泽成了波兰的土地格丹斯克(Gdansk),葛拉斯成为逃亡西德的难民. 他早年的成名作“但泽三步曲”–“锡鼓”、“猫与鼠”(Katz und Maus)、“狗年”(Hundejahre),反映童年岁月和战乱时代的记忆,都有浓厚的社会批判意味. 1960年代,他已经是德国知名的小说家.因为常常发表对社会议题的意见,毫不保留个人偏左的政治倾向,曾被批评是政治文人. 葛拉斯在1995年推出长篇小说“遥不可及”(Ein weites Feld)是以统一后的德国为背景,2002年出版的“蟹行”(Im Krebsgang)反映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人被逐出当年东普鲁士(East Prussia)的境遇.文学界推崇他的作品让人在回顾过往的同时能调整心态并接受. 1999年获颁诺贝尔文学奖时,葛拉斯向媒体表示,他多年以来受到不少嘲讽和恶言诋毁,几十年写作生涯能受到不只是在德国,而且在海外的肯定,对他是件好事. 已经84岁的葛拉斯还会因为作品遭到挞伐,令人遗憾.对于葛拉斯诗作引发的政治批判,曾经在别人批判葛拉斯时力挺他的以色列历史学家塞吉夫(Tom Segev)说,“葛拉斯的确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作家,不过,这并不表示他也了解核子战略.” 塞吉夫向德国媒体表示,葛拉斯分析核武问题很荒谬,人们不必太把它当一回事.他也期待葛拉斯把心力花在写一部好小说上.


拟睫螳 :德情报高层:中国网路骇客攻击不断